卡塔尔世界杯买球|首页

欢迎来到西北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网站!

  1. 首页
  2. 临时
  3.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临时

解读《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 作者:费菲
  • 发布者:马克思主义学院01
  • 浏览量:

一、《提纲》产生的背景

18世纪60年代起,由英国开始的工业革命对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首先,因为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各种新机器的发明和广泛应用,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从而使社会生产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其次,工业革命引起了生产关系的极大变化,资产阶级以惊人的速度增殖自己的资本,在政治上上升为统治阶级;最后,工业革命使无产阶级形成和壮大起来,登上了历史舞台。可以说:“由于工业革命,产生了无产阶级。”

然而,工业革命带来的影响并非总是积极的。一方面,机器大工业虽然使生产社会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但是庞大的社会财富却日益集中在少数大资本家手中,促使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越发尖锐起来。1825年在英国爆发的生产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揭开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序幕,尔后,经济危机每隔10年左右就周期性地爆发一次。另一方面,工业革命也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两极分化:资产者财富的积累和无产者贫困化的加深。在19世纪上半期,除劳动力不足的美国以外,其他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工人的实际工资都有下降的趋势,工人不得不联合起来为自己争取合理的权益。

19世纪30年代开始,工人运动开始登上欧洲的历史舞台。19世纪30-40年代先后发生了三次大的工人运动:法国里昂工人起义、英国宪章运动和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革命已经展开,马克思和恩格斯正是其中的实践者、领导者。

 2.理论背景

    《提纲》是马克思在布鲁塞尔于1845年春天所写下的著作。在当时环境下,马克思写这份《提纲》只是为了进一步研究而写的简单纲要,并未打算发表。直到1888年恩格斯经过进一步整理和修改,认为其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起源”,称其是“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将其作为《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书的附录第一次发表。马克思的这份《提纲》是他为了清算费尔巴哈的思想所做出的理论准备,也是未来《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思想的草稿。

从内容上来看,马克思写出《提纲》,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是马克思为自己以后的研究和写作所作出的纲领性计划,提出主要观点,从理论上对从前一切旧哲学,包括费尔巴哈在内的旧哲学的彻底清算,为建立新的世界观奠定基础。此外,是基于当时无产阶级革命实践的活动和发展迫切需要科学的世界观的指导。当时工人运动虽然已经被组织起来,但缺少一种能够对其进行指导的科学的社会主义理论,而在当时的德国,虽然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哲学战胜了早先占统治地位的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但它仍然是一种机械的唯物主义。由此,对于马克思而言,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建立起一种新的科学的世界观来指导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

二、《提纲》的主要内容

总体来说,《提纲》共有11条,在言简意赅的一千多个字中,马克思描述了三大主要内容:在第一条中,他指出了新旧唯物主义的区别;从第二条到第九条,在具体方面以实践的观点去解释各种社会历史问题,阐明了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第十条和第十一条则指出了新世界观的根本特点,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所实现的革命性变革。

1.新旧唯物主义的区别

关于新旧唯物主义的区别,马克思作了如下解释:“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事物、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他们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观方面去理解。”简言之,包括了旧唯物主义、唯心主义以及费尔巴哈的一个通病是不懂实践。由此我们得知,二者的根本对立在于实践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核心地位。

2.实践构成了新的世界观的核心

实践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核心观点,体现在各个方面:其一,在人的思维能否正确反映客观世界的问题上,“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二,是实践将人与客观世界联系起来的,“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只能被看作是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其三,在宗教问题上,费尔巴哈的功绩是把宗教世界归结于它的世俗基础,而马克思进一步提出,“对于这个世俗基础本身应当在自身中、从他的矛盾中去理解,并且在实践中使之发生革命。”[2]即对于宗教的世俗基础的理解归根到底应当归结于实践,并以实践的途径最终消灭宗教;其四,费尔巴哈将宗教的本质简单的归结于人的本质,而马克思对于人的本质的理解则上升到了现实性的意义,即“他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最后,马克思指出“全部的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也就是说,社会的产生、存在、发展都处于实践中,而“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

3.新世界观的形成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实现了革命性的变革

新世界观,即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在这里,“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就是解释资本主义社会的合理性,“市民社会”即资本主义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为无产阶级服务,而“人类社会”则指共产主义社会,“社会的人类”指无产阶级。由此可见,新世界观是真正意义上的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彻底的、科学的、革命的哲学。此外,马克思还提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实践的观点再一次被肯定和落实。

三、关于人的主体性(人的本质)的认识

“费尔巴哈把宗教的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在此,马克思认为“费尔巴哈没有对这种现实的本质进行批判。”费尔巴哈将人的本质定义为理性、意志、和心的组合,认为理性是认识之光,意志是品性之能量,心是爱的根源。因此,他对人的本质的认识是撇开了历史进程的,他将宗教感情固定为人与人之间的友谊、爱情等独立的东西,他眼中的这种“人”只是一种抽象的、孤立的、个体的人。在这里,“本质”被理解为“类”,理解成个人组成的一种普遍性、共同性,人被理解为自然的人。

马克思对这种思想进行了彻底的科学的批判,他认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显而易见,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就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在这里,人与人是现实中的相联系的,人是社会性的人,而这种联系正是通过实践来实现的。

当前,我们已经开启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新篇章,这与马克思主义“实现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和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的理想不谋而合。那么,如何正确把握和协调“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找准着力点,则显得更加举足轻重。

习近平提出:“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可见,要不断完善和发展我国社会主义事业,解决发展中的各种难题,必须不断全面深化改革,必须发挥出人的创造力和创新性。幸而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已经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重要经验:(1)坚持党的领导,贯彻党的基本路线,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始终确保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2)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一切从实际出发,总结国内成功做法,借鉴国外有益经验,用于推进理论和实践创新;(3)坚持以人为本,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群众首创精神,仅仅依靠人民推动改革,促进人的全面发展;(4)坚持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胆子要大、步子要稳,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促进,提高改革决策科学性,广泛凝聚共识,形成改革合力。

由此可见,我们要全面深化改革,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就必须将理论、经验、国情相结合,根据马克思主义的指示和苏联模式的合理借鉴,我们在建国初重点发挥了人的群体性力量,使得社会主义制度得以确立;根据时代主题和国际形势的变化,我们调整策略,重视人的个体性力量的发挥,社会主义制度得以完善和发展。今天,我们又将以何种方式来推进社会主义继续向前呢?

在我看来,单个来讲,无论是发挥人的群体性力量,还是发挥人的个体性力量,都是有利有弊的。注重群体性,集合大众的力量,由中央统一领导和指挥,有利于提高决策效率,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然而这种方式缺乏变通,长此以往很容易形成僵化思维,不利于创新性和发散性思维的成长和发挥,会使整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缺乏活力。相反,注重个体性,发挥出了个体的创造性和积极性,人的思想会被解放出来,整个社会会呈现出一种活力和勃勃生机的景象,有利于发挥出人的主观能动性,促进社会的发展,然而这种方式又过于自由,长此以往会加剧各种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不利于整个社会生活的管理,不利于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甚至因为个人能力的区别和差距导致出更大的危机。因此,如果我们既要发挥出人的创造力,又要提高整个社会的办事效率,那么,就需要我们使用辩证法,应用对立统一规律将群体和个体有机结合起来,在它们相互促进而又彼此克制中促进社会的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

十八大以来,党在各个方面的所提出的方针政策中也有着对于群体与个人关系的把握和探索。我们既有实现中国梦的总目标,有五位一体的总部局等全局性认识,又有加强领导干部队伍的纯洁性,贯彻落实坚持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相结合等具体性认识。整体与部分,群体与个体都照顾周到,因此,在实现社会与人的发展发面都有了不错的建树。

虽然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然而在不同历史时期体现在人的本质中的群体与个体的关系不是永恒不变的,我们人类正是在这种不断变化着的群体与个体之间周旋着,前进着。

四、《提纲》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作用和意义

不论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还是正统马克思主义,对《提纲》这一个文本都是格外的重视,且评价极高,都认为他是马克思思想中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从这一文本开始,马克思开始走向了历史唯物主义,从隐性唯心主义过渡到了彻底的唯物主义,它是质变的节点,是分界线。

《提纲》之所以重要,关键在于“实践”观点的提出。马克思的实践不是哲学意义上的对康德、黑格尔和赫斯的简单继承,而是他自己通过对理论和社会状况深入思考和研究所总结出的,是主体性和客体性的统一,是具体的、历史的、现实的。马克思实践观的革命性意义在于,它不仅否定了黑格尔式的观念决定论,还否定了费尔巴哈抽象的物质和人的本体论,否定了一切逻辑本体论。从而为科学的、彻底的、革命的唯物史观的建立奠定了基础。